当前位置:

老屋旧事

【来源: 点击数: 发稿时间:2018-01-02】字号:[ ] 视力保护色:

 

伴着“拆迁”的嘹亮号角声,外婆家的新屋顷刻间变为老屋。

老屋修建完成至今不逾十年。青灰色的砖瓦,四层宽敞的架构,俯瞰下来,旖旎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大门通往村上马路的小径只十米,两边各是碧绿的农田,尽头有一家一应俱全的小杂货铺。人语、狗吠、茶香、鸟鸣,适宜的山居生活在这里尽可以实现。

老屋是外婆家的第二所房子,只在第一所的基础上原地不动,翻了座新的。因此,老屋保留了祖宅的院子、平屋、花圃等,依稀可以看到过去的影子。外婆家所在地为受降镇,听外婆说,当年祖宅的墙壁上还留有日本军队放火焚烧的痕迹,那痕迹就像一道疤一样,始终留在外婆心里,带不走也回不去。

老屋毗邻一片玉米地,玉米地的主人是一个比外婆年长的婆婆,幼时的我唤她“玉米外婆”。每每想起玉米外婆,脑中都是这样一个场景:金灿灿的玉米地里,浮动着银丝,有人唤时,银丝便慢慢升高,浮现出一张笑容可掬的面庞,嘴里没牙却依然不妨碍那让人窝心的笑容。每次我回到外婆家,都要去隔壁找玉米外婆,听她亲切地唤我的乳名,看一看她春风般的微笑。后来,玉米外婆因为突发脑溢血离开了,再后来,玉米地也没有了。时至今日,玉米地里的一切还是清晰如昨,那股想念里终究有那人、那景,在某一天会偷偷跑到我的梦里来。

往后走,有一条小溪涧,村上的女人都在这浣洗衣物。夏天,这里简直是最佳的避暑胜地——郁郁葱葱的大树将暑气擎起,拦住毒辣辣的阳光,是“遮天蔽日“的最佳写照。在这样一方神奇的小天地里,我无数次地感受过清凉带给我的满足感。炎炎夏日,只要一踏进小溪涧,蝉虫知了的聒噪声便戛然而止,赤脚走在浅浅的水里,感受鹅卵石的触碰和蝌蚪的亲吻,当溪水淌过皮肤的一刹那,我认定了这是世上最大的幸福。如今,在空调房里坐上一整天,捧着各色各异的冷饮,却再找不回小溪涧里那份关于清凉的专属喜悦。

从小溪涧一绕,便可由后门入外婆家。外婆家虽远,却阻挡不了我们回来的脚步。逢年过节就是我们举家团团的日子——三代同堂,满溢的幸福,环绕着老屋,飘荡到更远的未来。正月回外婆家,车刚驶进院子里,外婆家的狗就汪汪地吠着,亲热地凑到我脚跟前。一进老屋,桌上就摆好了糯米糕、豆腐皮、猫耳朵和外婆亲手做的卤菜。几乎每一次,外婆都会悄悄拉着我到小厨房里,从炖好的鸡身上扯只腿先给我吃,又或是拿出包好的全精肉粽子,特意嘱咐红线的都归我。晚饭过后,就是全家烤火堆的茶花会。空屋子中间,放上一个大火盆,里面堆着许多木块,点火后能烧上整晚。火盆的热气很快能盈满整个屋子,这时候,大家都松开蜷着的手,脱掉厚厚的鞋,吃着点心,品着茶,有说不完的话。

这些事都好像发生没多久的时候,高楼林立,老屋被公寓取代。

老屋承载了外婆一生的梦想,也串起岁月里值得回忆的点滴。老屋是家,老屋是生命。

老屋旧事,我不愿岁月将它冲淡。于是,在想念的时候,把它记录下来。

(张柳依)

累计访问量   人
主办单位:浙江省监狱管理局    备案序号:浙ICP备 05017663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IE6.0或Firefox 3.0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