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十年特殊救赎非寻常

【来源: 点击数: 发稿时间:2015-05-20】字号:[ ] 视力保护色:

编者按:2015年4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出席,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时隔36年,中国再次最高规格——以党中央、国务院的名义表彰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是对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的无比重视和高度褒奖。十里丰监狱九监区党支部书记、政治教导员周春华作为浙江省监狱系统唯一当选的 “全国先进工作者”,是对我省监狱工作的莫大肯定,我们应感到无尚光荣、无比骄傲和自豪。但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平坦的路,也不会有一蹴而就的成功。监狱工作正是靠基层民警一砖一瓦砌成,一点一滴创造得来。当我们的汗水洒向大地,共同的梦想才会落地生根。

(浙江省劳模代表团团长、常务副省长袁家军与周春华合影)

 

十年特殊救赎非寻常

记“全国先进工作者”十里丰监狱民警周春华

 

2004年,周春华凭借“所有的伤害都能停止在我这里”的信念,从第一个主动报名参加全省唯一一个集中关押男性艾滋病服刑人员监区的临床医生,一步一个脚印成长为九监区政治教导员,把自己对人生价值的追求奉献在监狱事业之中。

10多年来,每一天都过得很不容易,但周春华只是憨厚地笑了笑:“尽管有人说,这份工作天天都像是行走在刀锋上,但总得有人去做,我既然选择了,就要坚守下去。”

无数考验——安危,只在一瞬间

“从头到脚,一个好地方都没有了。”

让民警周春华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吸毒10多年的艾滋病服刑人员,因为全身溃烂,只能从颈静脉抽血。“第一次,确实很紧张。但到现在已经历数百例,早已见怪不怪了。”

一件白大褂、一只口罩、两只橡皮手套,一看、二摸、三进针……一次平常的静脉采样操作,如果对象换成艾滋病服刑人员,那就变成了一次“生与死”的考验。而这样的考验,10年间,已达50000余人次。

与无形的压力相比,更真实的存在是无处不在的危险。作为临床医生,他不仅要负责艾滋病服刑人员的日常诊疗、体检、抽血化验、清创缝合等常规工作,还要随时处理各种突发状况。

“刑期比命长”,是很多艾滋病服刑人员的想法。周春华说,面对社会的歧视、亲人的抛弃,这些服刑人员感受到的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孤独,行为上常常表现为自我封闭,威胁报复,自伤自残,甚至相互伤害等。

一天夜里,一名情绪激烈的服刑人员马某,因皮肤溃烂、头痛等多种疾病而痛苦不堪,突然用头撞墙,头皮多处破裂,血流不止。

在来不及全身麻醉的情况下,周春华毫不犹豫地给一名狂躁不安的艾滋病犯做清创缝合,操作时只要针稍微偏一下,就会扎破薄薄的橡皮手套,危险不言而喻。但时间紧迫,周春华带上手套就上手术台。在场的同事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手术手套上都是鲜血,上面沾满了艾滋病病毒,犹如成千上万的虫子在手上爬行。”要说没有顾虑,只能是骗自己,周春华说:“一上了这个手术台,我就没怕过”。

无悔抉择——伤害,在这里停止

“我们虽然不一定能延长他们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可以努力帮助他们扩展生命的宽度,让他们活得有信心和尊严。” 这是周春华和同事说得最多的话语。

有的艾滋病犯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最想见到的还是周春华。这也是让周春华坚守下去的动力和理由。回顾以往的点点滴滴,眼泪始终是个避不开的话题。

省厅局确定筹建集中关押艾滋病犯后,各种反对与阻抗不期而遇,谈艾色变,“蚊子咬了艾滋病人会传染”等谣言四起。当时还是一名监区狱医的周春华,耐心说服家人,抱着“我不去谁去”的想法第一个主动报了名。

“周边的村民、亲人朋友看到我们都会绕道走,以前的好友就算是你请客也不来了。”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朋友的疏远等各种压力,周春华还是坚定地等到新岗位报到的那天——妻子抱着3岁的儿子送他出家门。周春华强忍眼泪宽慰:“回去吧。你们这是送我上路吗?”妻子这才破涕为笑。

从最初的12名“刀锋战士”,到如今的40多名民警职工,一批批民警凭着“我期待所有的伤害都能停止在我这里”的信念,勇敢地加入到这一特殊战队里。

无尽关爱——救赎,治病更医心

刚开始时,不仅狱医看病必须严格佩戴防护装备,民警与服刑人员谈话的房间也专门设了一道厚厚的玻璃墙,怕沾染半点病毒。

“隔着墙,穿着防护服,安全是安全了,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远了,更别说走进他们心里。”周春华是最早走出玻璃墙与服刑人员面对面促膝谈心的民警。

在周春华的影响和带领下,一个个民警主动走出玻璃墙、摘下手套,与服刑人员零距离接触,“哪怕有被感染的危险也得贴近他们,只有这样,才能‘治病’又‘医心’。” 更重要的任务是帮助他们重拾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从而,使艾滋病犯与民警之间的关系从排斥、对立变成接受教育、和谐改造的关系,想方设法教育艾滋病犯做到“感染到我为止”。

“周警官穿着警服走出铁门隔离室,坐在自己面前,距离仅一米左右。这是第一个敢这样面对面找我谈话的人。”这是见惯了面罩、防护服的死缓犯吴某的独白。吴犯入监前就有轻生的念头,并写好了遗书。投改后没想到民警周春华几乎每天找他谈心谈话教育。吴犯在日记里写到:“本以为得了这个病,可以一死了之,可是这几个月过来,周警官与我非亲非故,却这样关心我,我一定要活下去,勇敢地活下去!

(戴子忠)

累计访问量   人
主办单位:浙江省监狱管理局    备案序号:浙ICP备 05017663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IE6.0或Firefox 3.0以上浏览器